审核实习生
【遞四方查詢】
1、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及审核制度,审核图文、视频、评论、图片等内容的合法性、合规性;
2、及时反馈在审核过程中发现的后台问题;
3、提出优化审核系统的建议,为产品改进建言献策。
【遞四方查詢】
1、新闻、中文等专业优先;
2、具有较强的新闻敏感度,有内容相关工作经验者优先;
3、工作认真细致,服从安排,具备高度的责任心;
4、实习期间能确保每周至少3天,每天8小时在岗,非线上实习;
工作地点:上海
请把简历投递至hr@thepaper.cn,邮件主题务必请注明:姓名+审核实习生。

Java工程师
【遞四方查詢】
1. 深刻理解业务,参与业务需求的迭代;
2. 负责系统抽象设计,承担系统架构设计与开发,确保系统高质量按时交付;
【遞四方查詢】
1. 2年以上互联网公司后端开发经验;
2. java基础扎实,熟练掌握数据结构,多线程编程,掌握常用的设计模式,精通Sping,ORM框架;
3. 熟悉高并发,分布式系统设计,对JVM,数据库性能调优有独到的见解;
4. 熟练掌握后端技术并能依据业务场景做好技术选型;
5. 学习能力强,乐于探索未知领域,具备良好的沟通协调能力;
工作地点:上海
请把简历投递至hr@thepaper.cn,邮件主题务必请注明:姓名+岗位名称。

web前端组长
【遞四方查詢】
1. 参与/主导各种企业级工具和产品的研发;
2. 挖掘前端业务上的痛点,通过整合或开发新工具来提高现有效率;
3. 提升团队技术能力;
【遞四方查詢】
1. 扎实的前端基础;
2. 熟练使用主流前端技术及其衍生技术栈(如 vue、react 等);
3. 熟练使用 git 工作流;
4. 优秀的业务沟通与团队管理能力;
5. 混合开发经验优先。
工作地点:上海
请把简历投递至hr@thepaper.cn,邮件主题务必请注明:姓名+岗位名称。

高级运维工程师
【遞四方查詢】
1. 负责线上问题排查,紧急事故处理,后续事故分析与优化;
2. 业务能力提升,多活容灾、故障演练;
3. 制定运维规范和标准,梳理和优化工作流程,提升效率;
【遞四方查詢】
1. 5年以上互联网公司业务运维经验;
2. 熟悉Linux系统管理和性能优化,熟悉TCP/IP,精通HTTP协议原理;
3. 熟悉Lvs、Nginx、Tomcat、Kafka等常用中间件的维护;
6. 丰富的线上Trouble shouting经验,服务端故障排查经验;
7. 熟悉高并发、高可用、微服务系统架构者优先;
8. 熟悉SRE运维理念者优先;
9. 熟悉Docker,Kubenete者优先;
10. 有一线互联网公司工作经验者优先。
工作地点:上海
请把简历投递至hr@thepaper.cn,邮件主题务必请注明:姓名+岗位名称。

Java架构师
【遞四方查詢】
1 负责澎湃新闻系统的架构设计与研发工作;
2 负责高并发系统的设计,调优等;
3 规划系统长期发展,引领融媒体行业发展技术方向;
【遞四方查詢】
1. 熟练掌握 Java 语言开发,具备 Python,Golang 等其他一种或多种语言开发经验;
2.精通Spring、Spring Cloud、MyBatis、ElasticSearch、Kafka、Zookeeper、Dubbo等常用开源框架及中间件,熟悉其原理及最佳实践;
3. 具备较强的团队沟通协作能力、自驱力和技术热情,具备实际的项目落地经验;
4. 具备一定的生产运维经验,熟悉 DevOps 研发流程;
5. 额外加分:
(1). 有内容领域行业经验的优先;
(2). 有微服务化,重构经验优先;
(3). 有大规应用容器化经验的优先;
工作地点:上海
请把简历投递至hr@thepaper.cn,邮件主题务必请注明:姓名+岗位名称。

产品经理
【遞四方查詢】
1. 负责澎湃新闻的需求收集、产品设计、数据分析等工作;
2. 与业务方、设计师、工程师等合作,推动产品顺利上线;
3. 根据数据反馈和用户反馈,发现产品增长机会、优化产品功能,促进用户增长和活跃;
【遞四方查詢】
1. 本科及以上学历,2年及以上产品经理工作经验,至少独立负责过一个完整项目;
2. 有新闻或内容领域相关经验者优先,对各类新闻资讯APP有一定了解;
3. 了解数据分析方法和过程,能应用在需求必要性分析、产品功能设计、产品效果评估中;
4. 较强的团队合作和沟通能力;
5. 对行业趋势和新技术抱有好奇心,能与自身业务结合优化产品或开拓新产品。
工作地点:上海
请把简历投递至hr@thepaper.cn,邮件主题务必请注明:姓名+岗位名称。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2

这是一个好问题,值得咱们网友朋友和学界同仁们去思考。我在这儿说说我是怎么想的,这个答案是开放的,接受大家的的进一步讨论。
从表面来看,当代埃及和古埃及的确有天壤之别:古埃及人信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语言和书写系统。这都和当代埃及的宗教信仰和书写系统不一样。于是乎我们总会有种印象觉得埃及文化断了香火了,和现代文化没什么关系了。可是仔细看看呢?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
古埃及文化并没有完全被团儿灭,就跟恐龙似的,看似灭绝了,结果呢,人家进化成鸟儿了,只是换了模样。比如说古埃及语的书写系统:无论是圣书体还是世俗体都被人遗忘了,但是这个语言本身实际上留了下来。今天埃及的科普特教会依然会使用科普特语来作为仪式用语,而科普教徒如今还占全埃及人口的百分之6到9。即便是说阿语的人也逃不过埃及语的影响。埃及的阿语是有自己特殊的词汇的,而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发现埃及语中的很多词汇其实依然留在了阿语中。除了上层文化,老百姓的中留着很多古埃及时期就有的习俗和习惯,有的稍有变形,有的基本上变化不大。在埃及学界,研究上埃及当代农民生活的人类学调查是被封为圭臬的,因为他们的生活留下的物质文化和古埃及的物质文化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比如编篮子的方式,再比如建筑的方式,甚至是吃喝。
所以当我们说当代埃及和古代埃及文化割裂的时候,不要光看宗教文字等上层精英文化。毕竟,从希腊人到罗马人,从法蒂玛王朝到奥斯曼王朝,王朝更迭,埃及人一代一代却都生活在这片不变的国土上,仅仅是信奉不同的宗教、用不同的书写系统,这些上层建筑上的、表面的变化。换句话说,许多古埃及的文化实际上是不随着政治变化而消失的。说得通俗一些,不是说清兵入关了,明代北京人立马就不吃炸酱面了。炸酱面还是照样吃,即便是新的王朝让人们剃头留辫子,但是炸酱面还是炸酱面,换了个关外的酱照吃不误。
再次感谢您的问题,能够引发很多思考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